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卫计资讯 > 基层动态


市中心医院:与不孕症夫妇一起,静心期待每一例生命的相逢

文章来源:济南市中心医院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8-10-10 14:38

    2018年2月28日,济南市中心医院六十年发展史上极具里程碑意义的时刻——国家专家组对济南市中心医院生殖医学科开展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及其衍生技术(IVF/ICSI-ET,俗称“试管婴儿”)试运行进行评审。专家组由安徽医科大学校长曹云霞、海南医学院副院长黄元华、陕西省妇幼保健院生殖中心主任师娟子、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医学伦理学会副主任委员陈佩、江苏省人民医院精子库主任王增军、解放军第202医院副主任张宁、贵州省人民医院生殖中心主任谭宗建等教授组成。经过专家组的严密审查,最终该院开展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及其衍生技术得到专家组的一致认可,通过试运行评审。

    岁月如梭,转眼半年过去,9月6日,我们采访济南市中心医院生殖医学科主任张迎春教授,她说:“自3月1日起,至7月底,我们团队共完成了70个周期的试管婴儿技术取卵,这是专业的说法。通俗地讲,每一个取卵周期,代表着每一对夫妇通过试管婴儿技术成功孕育新生命的第一阶段完成,代表着我们生殖医生的初步技术成就感体验到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移植后临床妊娠结果出现,持续妊娠,胚胎健康,到合适的孕周把孕妇交给产科医生去继续接力,孕产检查与保健,直到活产健康新生儿的幸福时刻了。”

    70个试管婴儿周期的背后,事关70对不孕症夫妇,事关上百个家庭的幸福与和睦……张迎春主任一边翻看工作记录,一边为我们解释:“我们很欣慰,目前新鲜胚胎移植成功率接近70%,胚胎移植后持续临床妊娠率95%以上,这是比较理想的。这70位女患者中,10%为高龄,而且全部为43岁以上,所以说我们实现较高的移植成功率和临床妊娠率非常不容易。因为我们的上级质控部门有规范的质控目标,在试管婴儿的每一个环节,都明确了成功率,高龄孕妇意味着什么?任何一个环节的失败,都会把医生患者一次满怀期待的努力,最终演变为一场空的悲剧。费力不讨好,患者夫妇不满意,体现在我们的工作数据上,也是向下拉低了指标。但我们还是尽一切努力,与患者夫妇抓住每一次机会,共同静心期待每一例生命的相逢。”

“内异症”女性自然受孕 如同让两个人雾中相遇

    “内异症”是简称,专业的称谓是子宫内膜异位症,不孕症三大病因之一。我们的采访过程中,前来向张迎春主任告别的江媛(化名),即是一位特别典型的“内异症”受害者。

    张主任为我们介绍说:“她在六年前发现不孕,也找到了原因,严重的子宫内膜异位症,曾在其他生殖中心尝试过试管婴儿。因为子宫内膜异位症的重度侵蚀,她的卵巢功能非常不好,医生取不到卵泡。从她跟我们济南市中心医院生殖医学团队接触,至今已经三个年头了,2016年来我们科做了腹腔镜微创手术,对‘内异症’进行了一场比较彻底的病灶清理,也顺便全面评价了她的生育能力。术后进行了规范的药物治疗,在2017年尝试过一次人工授精,没有成功。患者给予我们充分的信任,一直等待我们在今年2月28日获得了试管婴儿资质。也算是好事多磨,苦尽甘来,如今她终于通过辅助生殖技术顺利地怀上自己的宝宝。到今天,已经是怀孕第12周了,她出院回家,以后就是定期到医院来,待到第14周,交给富有经验的产科医生,按计划到产科门诊进行常规孕检。”

    俗话说,久病成医。在张迎春主任的这番介绍之后,江媛告诉我们:“这期间,我追随张主任的团队三年了,真的也是缘分到了,我是当周期取卵,当周期移植,整个过程让我们感觉特别顺利。”

    然而,听起来特别顺利的过程背后,却又是多年的辛酸与煎熬。江媛夫妇多年求医,仅门诊病例,就写满了三本,详细记录着每一次就诊、每一次治疗的变化,也记录了一次又一次失败而归的痛心。张迎春主任说:“子宫内膜异位症像瘟疫一样,对女性是一个极大的摧残。这个病,为什么被我们生殖医生视为生殖瘟疫?因为疾病影响到了女性生殖健康的每一个关键环节,比如,内异症直接影响女性卵巢功能、卵泡发育、排卵状态、精卵结合、胚胎植入和发育等,不孕女性导致不孕的原因中,50%为‘内异症’。”

    “子宫内膜异位症”这七个字,对生殖医学科医生来说,意味着什么?而对于患者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张迎春主任说:“不孕女性一旦跟这七个字沾上边儿,首先就让我们医生的心情非常沉重,以今天来向我们暂时告别一下的这位女士为例,她是一个典型的‘内异症患者’,子宫内膜异位的状况严重到什么程度?盆腔环境很差,双侧卵巢都被巧克力囊肿侵蚀,输卵管粘膜也被损伤,这种情况下想自然受孕,精子卵子在排卵期正常结合,如同大雾弥天,让两个人在严重的雾霾中限时相见牵手,这怎么可能?在我们的临床工作中,明确了不孕原因为‘内异症’的患者,可以先采取人工授精助孕,但是,‘内异症’女性人工授精的成功率一般不会超过20%。”

    子宫内膜异位症如此凶猛,有没有办法来提前防范,以避免已经导致不孕之时,再急急火火地一边治疗内异症,一边尝试各种方式的人工助孕?张迎春主任解释道:“我们在临床上遇到的不孕症女性,凡是‘内异症’患者,往往从青春期月经来潮后,会有一定的痛经史,比较典型的是渐进性加重性痛经,这个现象往往被家长和患者本人所忽视。作为一名26年临床经验的妇产科医生,我的建议是:痛经要早看,及早排除子宫内膜异位症。在月经期出现疼痛的时候,到医院查一下相关血液指标,如果确诊,及时治疗可以避免对女性生育力的损害。而且,正规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在治疗‘内异症’方面,基本上已经形成了非常成熟的方案,早期的规范治疗,完全可以避免‘内异症’最终发展成不孕症,不再需要通过妇科手术、试管婴儿才能达到怀孕目标”。

高龄夫妇结缘试管婴儿 医生在关键时刻比患者更紧张

    济南市中心医院生殖医学科自2018年2月28日通过评审,获得试管婴儿资质,3月底,成功移植了第一个胚胎。这是医院自1958年建院以来的第一例,极具标志性意义。

    试管婴儿技术,代表着一家大型医院的综合实力。而在同样拥有试管婴儿资质的医院之间,能够充分体现技术实力与医学人文情怀的,往往体现在对“少数高难群体”的关注与帮助上,比如“高龄夫妇”。

    “王女士,45岁,准备要二宝,已经准备了六年了,从39岁开始,年年努力,次次难如人愿,要么是怀孕之后,很快流产,要么是过一段时间,胚胎停止发育,主要原因是她的卵子质量不如从前了,而且越来越差,甚至在其他机构接受试管婴儿技术过程中,经常取不到卵子。夫妇二人情绪最低谷的时候,曾一度动了去海外机构试试运气的念头。”

    张迎春主任手中的工作日志,记载了这对真正意义上的高龄夫妇不同寻常的执著:“今年5月份,她下定决心来到我们中心医院,全力以赴地配合我们团队,经过一段时间的药物治疗,来月经的第二天,我为她做B超,发现一个卵泡,这是我们通过医学手术段进行卵巢功能保护后的结果,经过血液检测,排除了生理性囊肿,可能取到卵子,我就征求他们夫妇的意见,这一个卵泡要不要?如果要,只能做试管婴儿,因为在月经期,同房试孕不可能,但是,取卵也可能不成功,因为我们也不确定这个卵泡在什么时候能自然排掉。”

    机遇难得,但过程更惊险。这其中,涉及了太多的专业问题。张迎春主任的解释是:“如果是通过促卵药物实现的排卵,我们可以控制进程,但这种情况,属于不按常理出牌,我们整个团队晚上睡觉都不踏实,怕‘溜卵’,就是害怕这个卵泡偷偷地溜掉。所以,我们安排专人值守,每6小时就用B超查看一次。直到第二天下午,还真的就成功实现了取卵,而且,经过胚胎学家们的努力,这枚卵子成功受精,并发育成了一个优质胚胎!对患者和医生来说,真是一份意外之喜!什么是千倾地一棵苗?这就是了!”

    生殖医学科团队正是在这样的坚定信念之下,让众多高龄夫妇重新开始一段新的人生旅程。业内一位权威人士的评价是:“五个月的时间里,帮助7位43岁以上的高龄女性成功迈出第一步,济南市中心医院的这个团队非常了不起!了不起!”

“实在不行,我就做试管婴儿!”多囊卵巢综合征患者把难题想简单了

    不孕症夫妇对问题的认识是一步一步加深的。在这个过程中,似乎总有一道底线:“实在不行,我就做试管婴儿!”言外之意,试管婴儿技术可以“包办”一切烦恼。残酷的现实中,多囊卵巢综合征患者把难题想简单了。

    在济南市中心医院生殖医学科,医务人员特别在意每一位前来就诊的女性的外在特征:如果身体中线部位的体毛如唇部、胸部、小腹等特别浓密如男性一般,或者体型特别丰满,甚至堪称肥胖,那么,这可能就是一位因为多囊卵巢综合征而导致的不孕症患者。

    对多囊卵巢综合征患者进行一对一的健康宣教,已成为张迎春主任团队的一项重要工作:“我们经常遇到这样的患者,年轻并不大,甚至不超过三十岁,却已经不来月经两年了,再一个特征就是肥胖,体重指数能超过40千克/平方米,而我们正常人的体重指数是多少?18~25千克/平方米,被定义为超胖的这一指数是28千克/平方米以上。那么,这个体质指数40以上的患者,体重是一个什么概念?”

    随着张迎春主任的介绍,我们也进一步领略了肥胖带给一个人的灾难:“身高165,体重220斤,平时坐着都觉得累,要走路的话,必须用两手搬着肚子,按我们团队的测算,她若想怀孕,必须要把体重减到150斤以内,因为她同时还患者高血压、脂肪肝、高血糖等代谢综合征。这样的身状况,即使通过人工授精或试管婴儿技术受孕,也会因为这些问题发生孕期严重并发症,如流产、胚胎胎儿发育不良、妊娠期糖尿病、子痫、胎盘早剥、胎死宫内等,危害极大。多囊卵巢综合征的后患,如果任其发展,可谓无穷无尽。”

    具体到这一位以解决不孕症为当务之急的女士身上,张迎春主任确定的第一个目标是,先实现定期来月经,通过药物来实现降低血压、血糖和血脂的指标,同时开辟另一条出路:减肥,按营养师的方案减去身上的负担。

    这是发生在2017年春夏之交的一次艰难抉择:体重220斤的杨女士,愣是在整整12个月的减肥大战中,成功地减掉了70斤。她说:“最早的时候,我是抱定了做试管婴儿的打算,像我们这种结婚几年没怀上孕的,一般都是这样的打算,‘实在不行,就做试管婴儿呗!无非就是多花钱!’后来,经过多方打听,我找到了张迎春主任,但那个时候,医院还没有做试管婴儿的资质。再一个问题,我在张主任的指导下,一步一步地明白了造成我不孕的原因,主要是多囊卵巢综合征导致的肥胖,又加上我这些年,管不住嘴,贪吃,所以长成了一个超重的体形。而且,我也明白了,如果不把重减下来,不把多囊卵巢综合症的问题给解决了,医生无法做、也不会给我做试管婴儿,因为我已经两年不来月经,促排卵也不见得有好卵子发育。所以说,治疗不孕症是个非常复杂的过程,还是需要选择正规大医院,找到一个敬业的医生团队。”

    过程艰难,但结局美好。在与张迎春主任团队的共同努力下,把体重控制在150斤以内三个月的状态下,杨女士竟然怀孕了,她说:“我的这个自然受孕的过程,就是张主任领导的医生团队高尚医德最佳证明,他们对我的专业指导很多,在我想放弃的时候,他们积极鼓励我坚持下去,他们的风格,跟我以前所接触的生殖医生大不相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